jinzh notes
jinzh notes

从“缸中之脑”到“元宇宙”到人类与机械

从“缸中之脑”到“元宇宙”到人类与机械
内容纲要

最近看完了黑客帝国4:矩阵重启,先不论电影的好坏,剧中探讨了一些有关机械和人类共存的问题,还包括矩阵中的多次回档,这又让我想起来了“缸中之脑”这个观点!

缸中之脑

什么是缸中之脑?来看看维基百科的解释

实验的基础是人所体验到的一切最终都要在大脑中转化为神经信号。假设一个疯子科学家、机器或其他任何意识将一个大脑从人体取出,放入一个装有营养液的缸里维持着它的生理活性,超级计算机通过神经末梢向大脑传递和原来一样的各种神经电信号,并对于大脑发出的信号给予和平时一样的信号反馈,则大脑所体验到的世界其实是计算机制造的一种模拟现实,则此大脑能否意识到自己生活在虚拟现实之中?

实际上实验很简单,就是用计算机模拟所有人脑可能接受到的信号,然后传递给人脑,在人脑只能接受计算机传递过来的信号时,人脑能否发现这是一个虚构的世界?

在我的个人观点来看,既然人脑所有的信息来源都获取于计算机,那么在人脑相信计算机的情况下,人脑是无法分辨出它所看所听到的一切究竟是不是真的?因为没有根据来推翻它自己,反过来说,人脑根据计算机传递过来的一切信号,无法发现这些信息究竟是否是真的,这就好比是你要使用论证结果来证明论证是对的一样,这并不成立。

英国哲学家普南(Putnam),给出这么一样悖论:

1. 如果我确实知道我是王大头 (假设我的名字叫做王大头),则我知道我不是桶中之脑。 因为,王大头不是桶中之脑。

2. 但是我无法知道我不是桶中之脑。

3. 所以我不知道我是王大头。

事实上,只要我能够相信任何感官提供的信息,我就可以确定我不是桶中之脑。 所以,让我们用符号P代表任何可以确定的感官知识。 那么,我们可以把上面的论证改为:

1.**如果我确实知道 P**,则我知道我不是桶中之脑。

2. 但是我无法知道我不是桶中之脑。

3. 所以我无法确定知道 P.

因为 P 代表所有可能的感官知识,所以,我们可以推论出,我们没有任何可信赖的感官知识。 而连带的,因为我们对外在世界的一切知识来自于感官知识,因此这个论证也可以说,我们没有可以确定的关于外在世界的知识。

与“缸中之脑”假想相似的最早记录,是中国古代的“庄周梦蝶”。

《庄子·齐物论》记载:“昔者庄周梦为蝴蝶,栩栩然蝴蝶也,自喻适志与,不知周也。俄然觉,则戚戚然周也。不知周之梦为蝴蝶与,蝴蝶之梦为周与?周与蝴蝶则必有分矣。此之谓物化。”

从前,庄周梦见自己变成了蝴蝶,感到无限的自由舒畅,竟然忘记了自己是庄周。醒后惊惶地发现自己是庄周,却又不知是庄周梦见自己变成了蝴蝶呢,还是蝴蝶梦见自己变成了庄周?

这就是他物与自我的交合变化。这个看似荒谬的故事显示了庄子不同凡俗的思维方式,以及其超越常人的精神与生命境界的思维。

从生物学的角度讲,个体对于客观存在的认知或判别取决于他所接收的刺激,假设缸中脑生成一系列“测试用”反应用于检测自身的认知,同时“系统”又能及时给予相应的刺激作为回应,此时问题的结症就不在于缸中脑对于世界的认知,而在于“观察者”自身对于世界的认知。自身存在的客观性被质疑,在一个完全由“刺激”创造的“意识世界”中将形成一个悖论。

思索

由此,我们可推断出一个论点就是:在一个人有正常认知的情况下,他会分辨当前世界是否他自己的认知,如果和他自己的认知不相符,那么他就会开始陷入自我怀疑,这可以理解为是“自我觉醒”,而在这个自我觉醒的过程中自我将会陷入深深的迷茫:“究竟什么是真的?什么是假的?”,知道选择相信一方后,这是才(认为自现在的世界是虚构的)突破出这个缸中之脑,正如黑客帝国电影中的红色药丸一样,反之就是陷入到这个逼真的梦境中,正如黑客帝国电影中的蓝色药丸一样!

红色代表真实,蓝色代表幻境!

而反过来思考,最近火起来的热门词汇“元宇宙”,不正是人们正在逐步走向“缸中之脑”的过程吗?

首先我们需要搞清楚什么是一个元宇宙的定义?

元宇宙包括物质世界和虚拟世界,一个独立运作的经济系统,以及化身和数码资产在元宇宙不同部分的可转移性。元宇宙将会是去中心化的(没有中央统管机构),将有许多公司和个人在元宇宙内经营自己的空间。元宇宙的其他特色包括数码持久化和同步,这意味著元宇宙中的所有事件都是实时发生的,并具有永久的影响力。元宇宙生态系统包含了以用户为中心的要素,例如头像(Avatar)身份、内容创作、虚拟经济、社会可接受性、安全和隐私以及信任和责任。

元宇宙可以理解为一个独立于现实世界的虚拟世界,那里有相当你现实身份在虚拟世界的一个映射,不过这两个身份除了都是之外没有区别,

那么,这就引发这样一个思索,当你被困在元宇宙中,那么不就又是缸中之脑了嘛?

这又引起了另一个思索,那就是机器和人类的共存问题,人和机器能否一直友好的共存下去?

这个问题现在看来有点过早了,毕竟目前的人工智能也只是在实验阶段,就发展状况来看的话,很久很久之后才能出现和人一样可以交流的人工智能,到那时候,估计我都已经入土了。。。。

不过话说回来,人类能否和机械和平共处,这还是要看人类的自我约束力,要知道人不是理性动物,而是感性动物。感性动物就意味着人不会在所有情况中总是选择最优解,二是选择一个掺杂了个人情感的最优解

当前的问题就是人类在未来能源紧缺的情况下如何发展、自保、进步?只有实现这些才有可能与机械共存,不过聊回来,这些不是我一个小小的大三学生能思索出来的事情了,哈哈哈哈

影翼

文章作者

发表回复

textsms
account_circle
email

jinzh notes

从“缸中之脑”到“元宇宙”到人类与机械
最近看完了黑客帝国4:矩阵重启,先不论电影的好坏,剧中探讨了一些有关机械和人类共存的问题,还包括矩阵中的多次回档,这又让我想起来了“缸中之脑”这个观点! 缸中之脑 什么是缸中之脑…
扫描二维码继续阅读
2021-12-26